黄章“太累”:魅族的内忧外患史

2019-05-15 郎永淳 网页设计资讯
浏览 评论

IT电讯网网页设计最新资讯黄章“太累”:魅族的内忧外患史

  黄章“太累”:魅族的内忧外患史

黄章“太累”:魅族的内忧外患史

  珠海国资体系的注资,对目前风雨飘摇的魅族来说实属雪中送炭,而魅族能否就此自救,还有待检验

  《投资者网》冯伟康

  5月2日,媒体报道称第三方查询工具显示,珠海市魅族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魅族)股权出现变动,创始人黄章(又名黄秀章)的持股比例由51.96%降低至49.08%,同时,具有珠海国资背景的珠海虹华新动能股权投资基金入股魅族,持股50.92%,取代黄章成为大股东。

  一时间,关于“魅族易主,黄章失去控制权”的传言引来广泛讨论。

  对此,魅族方面予以否认,称黄章仍为魅族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管理层团结稳定,并称第三方企业查询工具信息有误并已取得沟通。

  《投资者网》查询相关工具,发现信息已进行更正,珠海虹华新动能股权投资基金仅占魅族2%左右的股权,黄章依然是魅族的最大股东。

  5月5日,魅族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黄章在魅族社区回复网友留言时表示:“如果可以选择,我不想做大股东,太累。”

  位于珠海的“小而美”公司魅族,近日因股权变更位于舆论的中心,而让黄章“太累”的内忧外患,远不止这些。

  分崩离析

  4月23日,魅族召开了今年旗舰机型16s的发布会,作为魅族今年首款旗舰机型,相比友商旗舰机型的发布时间迟了许多。在这场“迟来”的发布会上,魅族以往熟悉的面孔都未露面,无论是常主持魅族发布会的魅族创始之一白永祥、高级副总裁兼CMO李楠还是加入两年的转型大将杨柘都未现身。

  虽未正式对外公布,不过白永祥离开魅族已成为多数人的共识。2018年6月,黄章在对网友有关白永祥去留问题的回复中称:“我觉得魅友没必要关心魅族的人事问题,这么多年我没管公司就是个错误。我回归也是对前几年公司策略和人事的否定,预计到明年我才能彻底地把公司运行到我想要的轨道上来。”而他在另一则留言中则提到:“你想他(指白永祥)去原价买他的Pro7就好了。”

  外界猜测,白永祥或许为Pro7(魅族2017年7月26日发布的旗舰机型)的失败承担了责任。

  Pro7是2017年杨柘加入魅族担当CSO后参与的首款机型,由白永祥主导设计,杨柘最终定价,上市之前被魅族寄予厚望,然而因其称为“画屏”的背面副屏设计、未使用高通骁龙处理器以及过高的定价等因素,显得与当时追求全面屏和性能的手机市场格格不入,最终此款机型令魅族遭遇了最严重的滑铁卢。

  发布5个月后,魅族Pro 7两次降价从2880元降至1999元,在第三方渠道则已接近1500元。有媒体报道,此款旗舰机型最终销量仅为几十万台。黄章在魅族社区留言表示将对Pro7的产品定义和库存问题进行追责。而在2018年5月魅族对高管架构重新调整,原魅族科技总裁白永祥却并没有出现在新的管理层中。

  Pro7失利带来的连锁反应还在继续。

  2018年4月,魅族前文创总监张佳在个人微博上公开表示不认可杨柘入职一年的表现,认为他无法带魅族走出困境,将杨柘与魅族之间的矛盾舆论公开化。次日,有自称魅族离职员工的匿名用户在社交社区知乎上反映称,杨柘入职魅族后的多次行为涉及贪腐。张佳转发相关微博,并喊出“杨柘滚出魅族”的口号。一时间,魅族内讧事件引起广泛讨论。

  事件最终以张佳被开除结束。虽然同年7月,黄章在魅族论坛上发言维护杨柘,但同时杨柘及其团队悉数离职。

  据《投资者网》了解,杨柘先后历任苹果公司、三星电子、华为、TCL通讯的营销高管职位,负责过三星手机Anycall品牌在中国地区的推广与品牌提升,还主导过华为手机P7、Mate7等机型的营销工作。杨柘在Pro7的营销上延续了其固有的“商务风”,并提高了最终定价,最终导致失败。

  魅族在硬件上不如意的同时,软件层面也不是风平浪静。

  Flyme系统是魅族引以为傲的手机UI系统。随着手机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和魅族的日渐式微,OPPO、VIVO等厂商动作不断,并从魅族Flyme团队高薪挖人。

  2018年11月,OPPO发布了Color OS6,并确认搭载在次年4月10日发布的新机Reno上,而负责Color OS6设计的陈希,是原魅族Flyme团队视觉总设计师。Color OS6推出时曾被指抄袭Flyme,黄章对此也公开表示:“已经让律师跟进,以及追究离职员工违反竞业禁止协议的法律和经济责任”

  近日,一张疑似魅族工程师洪汉生的对话流传网络,他称:“OPPO、VIVO等公司“用两倍年薪挖走了我们至少三分之二的人。”